旅游导航
《大五朝台徒步记》| 再远的路,都要走脚下这一步
zqcncom zqcncom 2018-10-10 21:43 310人已阅
出发时间/2018-06-30 出行天数/2 天 人物/和朋友 人均费用/500RMB

“ 五台山 徒步,去不去?”
当表妹甩过来一个报名链接,突然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心里是有一些错愕的。
在此之前,我们周末出游几乎都是去骑车,骑行装备也早就一应俱全。说到徒步装备,我除了一双腿似乎什么都没有。
但是转念一想,这不就是走路嘛。于是,这样一来二去地想,就再也按捺不住体验人生的冲动,便决定尝试一次户外徒步。

至于第一次徒步就选择“大五朝台”这种50公里的线路,是不是有些冲动呢?我根本就顾不得去想了。因为临行的那几天,我没做什么准备工作,几乎一直在研究新买的相机应该怎么用。
(题外话:相机到手没几天,我甚至连机身上按钮都还没有研究透,便决定带着它出发了。
出发前的那天,当我背着这么一个略显贵重的东西,走在人群中时,竟然莫名其妙地有些昂首阔步、气宇轩昂的样子,我分明体会到了这个相机带给我心理上的微妙变化,那股神气劲儿简直恨不得贴到脑门儿上给众人看,即使他们和我毫无干系。
我似乎有些明白,为什么很多人会追逐奢饰品、房子和车子,甚至会越陷越深。这种贴身份标签的感觉,真的会上瘾。于是,我暗暗警告自己:这东西根本没什么,我只是想拍一些更好看的照片而已。)

出发

当周五晚上坐上大巴车,真正出发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有些迫不及待了。听大家自我介绍,说有去锻炼身体的,也有为了还愿的,有去求姻缘和财源的,也有的是诚心朝圣学习的,甚至还有的人只是已经习惯每年去一次 五台山 或者去徒步的,

想到自己呢?

似乎只是去体验,竟然想不出什么可以言说的理由。

在夜行的大巴车上,偶然和领队风赖聊起了他骑车环大半个 中国 和藏区徒步的经历,我和表妹听得有些心潮澎湃,就像那些看似遥远的梦想,突然变得触手可及一样。

或许,我们每个人的条件背景都不一样,梦想总会显得有远有近,但是每个人心里那颗逐梦的心总是一样的,怎么忍心辜负。

听了大家回忆的几段徒步故事之后,“大五朝台”这个词汇逐渐丰满起来,我们也多了一些期待。领队嘱咐了一些关键事情,最后问道:“有谁是一定要走完全程的?”

我和表妹立刻兴奋地举起手来,爽快地回应道:“我!“

东台日出



经历了一些波折,我们凌晨四点才抵达目的地。天已蒙蒙亮,我早已没了困意。

带着没有平复的心情,经历了一宿的颠簸,让本就不足四个小时的睡眠,质量也大打折扣。但是下车后,忽然有一阵清凉的晨风迎面吹来,我打了一个激灵,就彻底唤醒身体了。

随众人上山时,天还没有亮,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。

朦胧中,奶牛已经睡醒在吃草;朦胧中,远处灯火通明的佛塔,在逐渐苏醒的 日光 中慢慢暗淡;朦胧中,一轮弯月也将要从夜空中退场;朦胧中的我们,也朦朦胧胧地开始了一天的朝圣。

登上 东台 不大一会儿,日出就出现了,红日初升,霞光一片,那 日光 更似有万丈,极目难追。

日头之下是层峦叠嶂,光影相错,风姿绰约;日头之上是层云交错,如丝如缕,如绸如缎。

各地的日出看过不少,但是这般层峦叠嶂霞光满天的胜景,显得很独特。只是我显然没有找好位置,更没有准备好拍照,只胡乱拍了一通,也没有好好欣赏,便草草结束了这场光的盛宴。

绕台一周随意闲逛着,我和表妹还不觉得很饿,便略过斋饭回到集合地点重新出发了。

这 东台 望海峰的一上一下,我不仅意识到了自己拙劣的拍照技术,更体会到了登山杖的用处:一对登山杖就像延长了手臂,又让人回到了四脚并用的效率。

但是到如今,也只能入台随缘了,只用自动档,佛系拍照;巧用双腿,佛系徒步。

下 东台 的时候刚好遇见一些来朝拜的老人,他们粗布麻衣,行动虽缓,却很坚毅,口中一直复念:“阿弥陀佛……“每每说罢,就随手递给路人一个挂饰,似有缘起之意。

我双手合十,也接过一个,寺庙虽然去了无数个,每次都是走马观花,而这一次大概是我第一次和佛祖真正结缘吧。

我想,大概有些东西该来总会来,有些东西强求也未必可得,在那之前只需做好自己。

遥远的北台之路

东台 下来之后,天已经全亮了,天地之间的山峦也已经清晰可见。我才知道大五朝台之路原来是这般天高地阔的样子,却不是崇山峻岭和绿树成荫,更没有曲径通幽。

这是我对 五台山 的第一印象, 太行山 的最高处竟然开阔得只剩下天地和人,遥远到只剩下人和各个台顶的距离,这距离是山路迤逦,忽远忽近的旅途。

我似乎理解了朝台对于普通人的意思,你早就可以看到台顶的目标,但是你不知道着中间到底有多么坎坷和曲折,甚至会觉得越走越远。

但是你都不必去想这些,你只须朝着台顶的目标,坚定地把眼下的路走下去。

在这之后的一路上,有很多的徒步者在曲折的山路蜿蜒蛇行,也数不清是多少支队伍。而我们这支队伍,也很快就各自分散开了。

我和表妹见线路清晰,也不着急,就一边走一边玩儿。我们都觉得,风景可能是此行最大的意义。

直到被收队的王老师追上,我们才忽然发现自己确实有些拖沓了。回想起风赖在车上的时候还说过,要是打算走完全程一定要跟紧他呢。可现在我们连他的尾气都追不上了,于是,我催促表妹加快了一些步伐。

又辗转几道弯路和爬坡,终于走到了华北屋脊的牌楼。

牌楼前合影的人很多,我们从侧面寻得一个角度拍下照片之后,便走到旁边的草地坐下。和风拂面,空气清新,不知名的鲜花在蓝天的映衬之下,显得水灵可爱。

这时,北边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两朵雪白的积云,他们一左一右地盘踞在北 台山 顶前后。

细细看着,有一部分云朵撕裂开,幻化成雾便消失了;又有一部分在聚合,那云就膨胀开来,好像无中生有一样。

抬头望天,好像是在蓝幕舞台上,上演了一出双人白袍的斗舞大戏;低头看地,好像是绿色观众席上,坐满了花花绿绿的小观众。

那风啊,就像是白云舞者的信使,抖过来一个笑料包袱,它们就弯腰笑个不停。

那我们呢?我们好像是多余的,但是,我们却不想离开。

登顶华北屋脊

不知道坐了多久,我们还是上路了,继续向着刚才云层下面的北台进发。

大概就是这个间歇,我和表妹两个人似乎彻底掉队了。临近台顶,是一段很陡的上坡路,上山小径怪石嶙峋的,颇耗费了些力气,我们才终于登顶。

方才在山下遥望的上山路,现在都已经在我们的脚下,登顶后再回看来时的坎坷,都像是在为我们的努力加冕。

五台山 北台顶,海波三千余米,华北地区的最高,也是整个 中国 东部地区仅次于 台湾 玉山的第二高峰。

当你把想象的视野打开,总会感慨更多。

你,一个血肉之躯,站在 中国 二十余个省市区的最高点,三山五岳纵然神圣,却都在脚下称臣,丘壑起伏如同皱纸;

五湖四海固然广阔,却不及想象辽远,睥睨众山好似蝼蚁。山高人为峰,路远脚生风,征服感和驾驭感油然而生。

北台台顶的人很多,我们却找不到任何一个鲜花户外的队友,却和小米户外掉队的几个人攀谈起来,他们想邀请我们一起走。

又聊几句,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 狮子 窝,而我们今天的目的地在路过 狮子 窝之后,还要再走近十公里。于是,我和表妹只好匆匆辞别几位,试图加速追赶前面的队伍。

人与自然

从北台快速下撤,有了几分赶路的意味。

一直走到北台和中台之间的山坳,像是一个马鞍的中部,这里是一处平坦的草地,草地边缘之外是一条绿树成荫的山谷,显得既深邃又祥和。

偏偏在这片草地的中间有一条马路,一辆一辆的汽车载着香客们疾驰而过,在身后卷起尘土飞扬。

我们又看看自己脚下这条曲曲折折的羊肠小道,表妹问道:“咱们走的这条路,也都不长什么草了,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破坏?”

我不知道怎么回答,想到人本来也是自然的一部分啊。

但很明显的是,如今的人已经不是生态平衡的一部分了,也就是说无节制的人类活动,一定是打破生态平衡的因素。

我们早已经失去在自然界的自由了。

说话间,我们回头一看,方才那两朵白云,现在已经不断聚集成了半边天的乌云,笼罩在北台顶上,似乎来势汹汹。风云诡谲,天意难料,我们只好又加快了一些步伐。

刚起步没走多远,身后就传来阵阵雷声,再回望北台,想必已经下雨了吧,这也才不过个把小时的功夫。

风雨中台

这段中台朝圣的路上,我们在澡浴池未作停留就继续向前。

表妹却先是在下坡的时候小腿抽筋,休息拉伸;后来又在上坡的时候体力透支,三步一歇两步一停。

我们一路上跌跌撞撞走了好几公里,才终于登上中台,而身后的那片乌云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了我们。更不巧的是,当我们来到中台的时候,已经错过了斋饭时间。只好坐在屋檐下面,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,随便吃了一些随身携带的干粮。

又不幸的是,这口冷饭还没吃完,天空中就开始零零星星地有雨点飘落了。看着辉煌的中台演教寺,却找不到一个队友,我们眼下的境遇带有一些凄风苦雨的意味。

联系了一下大家,才发现我和表妹的位置处在队伍尴尬的中间,与前队相差好几公里,追不上;与后队也相差几公里;等不及。

气温下降,晴雨不定,我们只好加了厚衣服和护膝,又拿出雨衣,以应不时之需。整理好背包从中台出发的时候,我们惊奇地发现,原本身后阴云密布的北台已经放晴了,原本前方晴空一片的西台现在反而电闪雷鸣。

日落是没有希望看到了,继而看到前方几百米之外的地上有些湿润,有几个人正停下脚步,纷纷穿上雨衣。再看看身后依然干爽的路面,便突然明白我们恰好站在这个晴雨分界线上。

此时的我们虽然有一些进退两难,却只是犹豫了一下,还是选择继续前进,毕竟晴天或许可以等到,但时间却不等人。

从中台下山的这片草甸,并不像前面那么平坦,整个倾斜的宽阔坡地上,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。再加上一路上淅淅沥沥的小雨,让本就崎岖的路面变得有一些湿滑,表妹递给了我一支登山杖,才得以轻松一些。

然而,连续的下坡路让我的双脚承受着持续的冲力,并不十分合脚的鞋子又顶得脚趾隐隐作痛。时间已经是午后,即便是承受着丝丝痛疼,仍然没有抵挡住困意的袭扰。

到这里已经走了二十公里的山路,此时的我也集中了困意,倦意和痛感,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路,在阴郁的天空下,显得有些狰狞。

风景已经有些厌倦,体力几乎到了极限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很多人都在这里选择放弃。

西台分岔口

这样一直来到中台和西台之间的山坳时,雨已经彻底停了,山间风丝毫不见势弱,看着即将攀登的西台台顶,我又突然来了力气,甚至刚才的挫折感也都瞬间化为乌有。

这处山坳有一条宽阔的马路途径,很多人在此休息,准备坐车下山了。表妹看见很多人在一堵影墙后面休息,过去一看果然找到了队友们。

我们这才得知,这里刚刚经历了一阵冰雹。就在大家纷纷躲避休息的时候,觉得身体已经力竭,再加上前路也没有什么风景,便相继决定在这里直接坐车回住处。

我有些惊讶:前途虽然平淡无奇,却仍然因未知而可期,未尝不可一试。况且,大五朝台的路,缺了哪一步,都是残缺。这对于我,是难以接受的。

我又想起昨晚在大巴车上信誓旦旦要完成全程的我们,便转身问表妹:“怎么样?还继续走吗?”

“当然走啊,来都来了,就要走完啊。”她似乎也若有所思,看着高高的西台台顶,还有前面的路:“我不想坐车。”

“好,那就走吧。”我为表妹的坚定感到有一点吃惊,便想提醒她这个决定的后果,便继续说:“咱们后面的人,恐怕也多半要放弃了,咱们很有可能就落在队伍的最后了。后面的路,肯定是一步比一步难,甚至还要走夜路……”

我的话显然也没有改变表妹的决心,于是我们便告别大家,继续登西台而去了。

上西台的路刚刚走了一半,就意外地碰到了领队,跟他仔细了解了一下剩下的十几公里路。他也说继续走的人已经寥寥无几了,嘱咐我们看好路线,保持联系。

作为领队,只要有一个人要继续走,他也会继续走。

西台的路很陡,却只有一两公里的样子,我们咬了咬牙,一口气就爬了上去。坐在台顶草地上,我们想到接下来的路就都是下坡路,还颇觉得有些安慰。

西台的最高处有一个佛塔,看见僧人们转塔的那一刻,又想着接下来的十几公里,我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信念的力量——艰难的困阻和坚持的信念,是我们这一辈子都要在心里上演的对手戏吧。

风力不减,凉意袭来,我们拍了一些照片之后,便匆匆下撤了。

当我们本以为将要独自踏上接下来的十几公里路时,却得知有几个人放弃了坐车,与领队先走一步了。

于是,辞别等车的众人,我找到了手机信号,联系上领队,请他不必刻意等我们。虽然便打开轨迹地图,和表妹依然按着自己的节奏,一步一步地继续走着。

最后的坚持

离开西台牌楼,还走在这条路上的徒步者已经屈指可数了。表妹提议放一些老歌,一边唱着一边走,反正除了鸟儿什么人都没有,也不必顾忌了。

我回头看了看后面的老年团,表妹说:“没事,反正他们也追不上。”

歌还没有唱完几首,我们忽然发现前方迎面有一个磕长头的僧人,一步一个长头地和我们相向而行。

这条路上碎石遍地,这僧人也不慌忙,只是三两下给膝盖清出一片平地,继续俯身下去。我们路过时,暂停了音乐,似乎并未打扰到他。

我问表妹道:“咱们硬是要走完全部的50公里,是不是也是一种信念呢?”

表妹立刻坚定地回应我:“咱们这算什么啊,和他们比差远了……”

我一时语塞。


说话间,歌声中,我们很快走到了吉祥寺——此行最后一个坐车的地点。有人似乎想要拼车,便问我们:“你们要一起坐车吗?”

我和表妹一起摆了摆手,坚定地回答道:“不,我们要走完。”

那人没有再回应我们,而此时微信群里的消息里仍然有一些劝我们坐车的话:毫无景致,一路灰尘,路途遥远,碎石遍地……

只不过,这次在吉祥寺,我没有再问表妹是否要坐车。纵然前路漫漫,我也知道今天是一定非要走完不可了。

表妹继续说:“嗯,没准还能看个日落呢!”

过吉祥寺之后,刚才零零星星的徒步者,现在已经一个也看不到了。

我细细想来,心想:大概体力好的早就走在前面,体力不好的现在早已经准备坐车,只有我们走在最后了吧。

没走多远,我们终于彻底见识到了这条路的痛苦之处。


人们顺着山势修出一条曲曲折折的土路,供香客登台朝圣。路基修得很结实 ,路面却没有硬化,只是在土层之上铺了一层粗细不一的小石块。

而且,大多香客上山烧香拜佛都是选择坐景区的摆渡车,香火不断,自然车流不断。经年累月之后,土层就在车轮的碾压下彻底沙化了。

现如今,每当有这种小巴车经过,就会卷起尘土飞扬,如雾似雨般朦胧,却又如烟似霾一样令人窒息。再加上这条山谷里几乎没有什么风,尘土一旦被卷起来,就一直漂浮在路上,久久不散,真叫人不敢喘息。

若是有成群结队的车辆路过,前车卷起的尘土就会在后车的带动下飞得更高,当一条车队呼啸而过之后,那尘土早就遮天蔽日,好像坠入开天之前的混沌之中。

我和表妹边走边聊,一边抱怨司机太快,一边抱怨修路不力,唯独没有一点儿走上这条不归路的悔意。

大概在我们心中,唯有完成全程,此行才可得以圆满。而这种圆满,在我们的价值观里是极其重要的事情。

我想,大多价值观其实是相比较而言的,就好像在衡量两个价值观时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架天平。只有当两个人的倾斜角度总是一致的时候,才会有默契和共识。

不管做出什么价值选择,都不应该受到指责的,因为往往每个人都是持有相同的观点。只不过,是由于同样的砝码轻重不一,才有了选择和放弃的不同。

那么,为什么这次大多数人选择放弃呢?

我们展开了想象:

“人家可能走过了,便不值得再体验。“

“也许,在有些人的价值观里,身体的舒服,相对圆满来说,是更重要的事情。“

“还有,大概他们来 五台山 ,本就不是为了体验徒步。”

我又说道:“又或许,他们真的累了,只是我不能体会他们到底有多累。“

表妹接过话茬:“他们也不知道,我到底有多累啊……“

“哈哈哈,原来你这么累了啊……“我有些哭笑不得。

收队巧遇领队

可偏偏就是这样尘土飞扬的路况,满载香客的司机们还一路鸣笛,争先恐后的。我们看到驾驶室里更有甚者,一边嘲笑着,一边在我们身边加速而过。

车流一直不断,尘埃难以落定,口渴难耐的我甚至一直都找不到喝水的机会,只紧把头巾紧紧捂住口鼻。

就在这时,我们意外地看到了另一队徒步者。走进细看之后,才发现他们就是我们当时在北台辞别的几位。没想到,虽然我们先走一步,却兜兜转转竟然又遇到了一起。

就这样我们终于先后走到了 狮子 窝,但他们已经完成了今天的任务,而我们却还有不知几公里的路。

就在我们估算接下来的时间和路程的时候,突然发现了领队风赖和另外几名队友。本以为收队王老师选择坐车之后,我们就彻底沦为队尾,没想到竟然又碰见了领队。

只是,此时除领队之外,其他众人也随之放弃了最后的几公里路,我们像是收编了领队,一起收队。

再加上后来追上的另外两位女孩儿,队尾一共五人,我们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住处。

三十八公里临近最后,表妹的思维已经有些断断续续的,另外两个小伙伴儿更是抬不起脚,迈不开腿。对她们来说,最后的几公里大概只是靠意志力才顽强坚持到底。

看着她们全神贯注于脚下的路,没有一丝分神的精力,我着实体会不到他们的身体和意志到底经历什么。

抵达住处,一顿粗茶淡饭吃得津津有味。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和小昭、彬彬几位前辈在小院里喝茶聊天,劳累一天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。

这时候,夜空却突然不安分地下起了雨,敲打着农家小院的塑钢瓦顶棚,梆梆作响。屋蓬虽然简陋,却安全感十足,茶水虽淡,却温暖可口,感觉颇为惬意。

风赖顾不得闲着,一边处理队伍的事务,一边处理脚上磨起来的水泡。因为脚型原因,习惯性磨水泡的他对此已经司空见惯。

我想到多年前在 漠河 的一次偶遇,又一次感慨地发现身体的小局限,从来不能限制住一个人心里的向往。(嗯,能限制我们的只有钱和勇气……)

退耕还林

第二天,我早早醒来,距离自己设定的闹钟还有半个小时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昨天还在叹息生命短暂,人生易老;今天早上的我,又不得不感慨人的身体孕育着无限的潜能。

伸了伸懒腰,我突然想感谢这副躯体,感谢它载着我的灵魂在这世上体验着奇妙的一切

起床洗漱后,时间尚早,便和农家院的老板夫妇两人聊了起来。

他们说大概八年之前他们还在这里种些荞麦之类,后来景区开发,退耕还林,再加上孩子上学,便去镇上做一些游客的营生。

最近五六年,这条 五台山 徒步线路就火了,于是他们又回到自己的小院做起了农家院的生意,一到周末就忙得没日没夜。

两人一边说着,一边笑逐颜开,也很感慨这些年的变化,似乎对自己现在的生活还算满意。

我也在想,我们的社会总在变化的。如果大多数人都能找到自己生活的位置,安稳快乐地生活,这不就是平民盛世了嘛。可这种事情为什么越来越难了呢?

饭后,六点半已过。一些队友的身体似乎恢复得不错,便临时决定和大家继续朝台之旅。最终奔赴这十几公里“南台”朝圣之路的队友,增加到了21个。

沿着羊肠山路,穿过一片又一片密林,挺拔的松树像是给徒步者们做出表率——仰首阔步,大胆向前。

走着走着,我忽然发现,脚下这片土地竟然原来是一片梯田,刚好印证了农家院老板的说法。

这才不到十年的时间,这片人工栽种的丛林看起来已经有些原始风貌了。

阳光穿过松枝和松针又投射在地上,形成了一片一片光的斑驳,留下一条淡淡的光柱。地上的松针铺了厚厚一层,脚踩上去都是软软的,好像走在自己床上一样。

虽时已入夏,这里已经依然凉爽得很,只是山路很陡,徒步者们还是气喘吁吁,汗涔涔的。我们几经休息和行走,不经意间就走出了山林,复又行至一片高山草甸,想必此地的海拔又回到了林线海拔之上。

走在这一段路上,一簇一簇的狼毒花一路相随,美丽妖艳又暗藏杀机,令人倾心向往又敬而远之。难道不像有毒的爱情,令人欲罢不能。

虽然狼毒花在生态环境中并不是和谐的象征,但是在 五台山 这里却显得很融洽。

狼毒花有毒,狼毒花的花却生于毒物而不染毒,招蜂引蝶,一派祥和的气氛。

南台的遗世之风

继续向前走,我们先是看见一只奔跑在山脊的鹿,又差点踩到隐身躲在草丛里的野山鸡,随后我便不经意间踢翻了草窠里的蚁窝,只得连忙逃窜。

满目苍翠中藏着丰富的动植物,南台给人的感觉更加自然和谐。

它相对其他四个台顶,海拔最低,又是独立于其他连绵四台的另一座台顶,因此生态环境大有不同,倒显得有些个性。

当我来到古南台的时候,才发现原来自从南台迁至新址之后,这里已经没有什么香火了。

残破的寺庙只剩下两个僧人,除了飞檐斗拱的古刹气质还在之外,周遭环境已是杂草丛生,梁木失修,墙体残破。

虽说这里已经有些破败,我却立刻被它安静纯朴的气质吸引了。

香火不断,对于众生,对于寺庙自然都是好事,但于修行于此的人来说,我想他们或许更愿意寻得一份安宁。

我忽然又为自己自私的想法,感到一点惭愧,觉得自己思想浅薄,只是拍了些照片就不再想了。

风赖说,南台之所以迁址,是因为人们后来发现新址的海拔更高一些。但当我沿山脊线从古南台走到南台时,却只识得错落有致,仍然难辨高低。

从南台向下看去,徒步者沿着四五条线路朝向南台台顶,缓缓徐行。抬头望向牌楼,似乎感受到这庄严的南台散发着一些神圣高雅又博爱众生的气息,令我这普通人也心生向往。

南台的香客又是一番熙熙攘攘的景象,生意做得甚至比北台还要热闹。此时,我瞥见一位僧人穿着厚厚的棉衣,静静地立于古寺一角,不知他在想些什么。

临近正午,阳光愈发强烈,南台的寺门向南,屋檐上的龙首也迎着骄阳,明暗分明,显得威风凛凛,刚毅有型。我们累了,便坐在寺门旁边的石基上,也享受着片刻的休憩和安静。

来不及等南台斋饭做好,我们就必须踏上返程了。就此为止,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口 五台山 的斋饭,竟也成了我此行一个遗憾。

路上听一个队友提到秋冬季节 五台山 的另一番景象,我心生向往,或许我和它的缘分还未尽吧。

归途亦远

下山的路很陡,却刚好可以饱览 五台山 连绵起伏的山峰,从 东台 到中台,尽收眼底。

我们看脚下的路,总觉得自己身体力行,无所不能;看远处的山,又不得不感叹天地之大,不过肉体凡胎。

今天一路上大家几乎一直都走在一起,花花草草也很多,我也有机会给更多的队友拍了照片,这是我第一次带相机出行,也拿出了更多的时间拍照。

于是,我有点儿疑惑:这相机占据了我的一部分时间,也就不能全身心投入到行程中,这算是耽误生活体验吗?又或许拍照本身就是体验的一种?那我们必须在平等的时间中选择唯一的体验?

拍照还是会继续拍,只是不要忘了旅行体验的本质吧。

从南台下来,旅程就结束了。

我把出门游玩分为四类:景点旅游、城市体验、公路旅行、山野徒步。

这四类方式有着截然不同的游玩方式,却并无优劣等级,毕竟它们各有自己的精彩之处。但是,如果我们仔细想来,就会发现,大部分人都经历过这样的变化。

从开始懵懂地买车票买门票开始,到体验一个城市的文化和人文,再到开车或者骑车行驶在文明铺就的原野上,最后到天地之间只有一派自然风光的徒步。

我们一步一步撇开了人工雕凿的世界,所游玩的东西,一个比一个原生和危险,一个更比一个靠近生命之本。原来,我们一直在追求本来拥有的自由体验。

我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我们喜欢户外。

因为在这里没有阶级,没有标签,像是把一个人放进了大自然里,与蝼蚁飞蛾没有区别,与豺狼虎豹也没有区别,就像生命本来就没有贵贱。

这大概也就是所谓的逃离城市,除了纯粹的生命之外,不必去想人和人之间的是是非非和恩恩怨怨。

我们人类终究还是来自大自然的生命,到城市里像是做客和表演,回归山林原野才是回家。

两天没有睡够八个小时的我,坐在回京的大巴车上,却没有丝毫的睡意,好像“在路上”的时间是我意犹未尽的旅程。

看着车窗掠过黄土高原,又穿过 太行山 脉,重回到广袤平原的灯红酒绿的时候,我方才发觉“家”是回不去的了,漂泊才是生活。

关于参团和攻略

五台山 这个线路是北方地区近几年非常成熟和活跃的线路,线路很安全,风景又好,很受普通户外爱好者的欢迎。

至于体验方式有两种:
第一种是报名户外团队,楼主是 北京 出发的就有非常多的团队。他们有成熟的户外带队经验,只要你交了钱,按他们的建议准备一些户外用品就可以了。他们会有大巴车,车接车送,只要跟着走就可以了。
以楼主参加的周末两日团为例,是周五晚上出发,坐一宿夜车到达徒步线路的起点:鸿门岩。徒步第一天,共计30到40公里,当晚入住半路上的农家院或者寺庙。
周日完成剩下的十几公里,中午就可以结束回到台怀镇上,准备坐车回家。住宿吃住,团队里会负责,路途吃喝需要自备。
相关团队联系方式,请不要找我要了。用百度,用微信搜一搜,都是可以找到联系方式的。
第二种是自己坐火车参团:距离 五台山 最近的火车站,就叫 五台山 站(所在村镇叫做砂河,当地也习惯这么称呼)。从砂河,可以坐汽车或者打车前往鸿门岩开始徒步,价格也不算很贵。
就 北京 出发为例,这种方式也可以周末两天完成这个线路。

关于徒步线路:
楼主走的是最常规的线路:鸿门岩-北台-中台-西台-吉祥寺- 狮子 窝(可住宿)-金阁寺(可住宿)-(古)南台-下山坐车。
还有一些反穿线路,古台-新台连穿线路,鸿门岩往返的纯徒线路,花样很多。具体可以参考六只脚或者两步路等户外软件,查询线路。

虽然线路不难,但是一天半完成近五十公里的徒步,还是有一些难度,所以的团队,百分之百走完全程的,基本不足20%,量力而行吧。
当然,舍弃最多的线路最后的西台和南台。放弃的话,就找农家院打车,或者在吉祥寺坐公车回到山下。
一般看距离,三十五十八十不等。(也有很多人硬着头皮走完第一天,第二天就放弃了,本身在金阁寺住宿点儿,坐车也比较方便了)

一些小建议:

五台山 风雨无常,夏天也要常备雨衣和保暖衣服。
路上的各个台顶会有斋饭和热水,自觉放一些香火钱,可以充饥解渴,但是吃斋饭也要赶上饭点儿。
自备水,一升到两升的样子,自行定夺,总是吃东西出汗的,就要多备些水,我个人大概一天喝了一升半。
对新人来说,要重视鞋子和登山杖的重要性。注意分配体力。
防雨也要防晒啦。
自己走也基本不用担心迷路,路上痕迹很明显,视野也很清晰,旺季的话,总是有人和你同行的。

最后,注意保护环境!!!

相关评论

发表评论

提交 验证码: 昵称:
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,保证低价
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,透明公开
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,快速响应
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,保证援助